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因了幽暗中一個溫暖名詞的頻頻召喚,我頻繁地行走在暫居地通往老家的路上。沿途的田野村落蕩漾著醉人的氣息,這時,我又一次地被一首詩打動了。詩歌中,那位年邁的老婦人因為患有嚴重的眼疾,不能縫衣,便不時地佇立在特定的門框前,翹首長盼著。她的溫柔,仍是今天的最美。此刻,宜人的春風舒緩地吹拂著,被撩起的銀髮,掩住了老婦人蒼老的面龐,讓我懂得了被孝道媾和的對應的人與對應方法的無往而不能…… 呆在屋子裡,更多的時候我喜歡坐在書架旁,梳理清爽潔淨的書冊,感同身受文字所特有的融融暖意,恬淡而悠然的心境彷彿浸濡到了歐美某位作家的某本書中。母親亦是一部書,這二者之間,我只是一個稍有思想的活體。當我開始醞釀一篇新作,那些文字包括母親這部活書,就會自動地擺放在眼前,供我參考查閱,那些睿智的語言閃動著樸素的光芒,照耀著我,成就了我一個人時的小小的幸福,像窗外的花開在高擎的花枝上,我的心就這樣跟著它比高。幾隻鳥雀各佔一枝地放歌,是因為孤獨而在呼朋引伴嗎?我揣摩到的人生的些許歡喜,又是怎麼回事?人類與鳥雀有幾分相似:每個人都喜歡說別人,唯獨說不清自己,更難以將自己定位。既定的目標永遠在前方,看不見也摸不著,但它於未知中始終等著自己。我們沒有被什麼東西牽著走,但信念常使自己捨命地為之抵達,甚至甘願墮入目標的樊籠。對我而言,鼓搗幾篇小文章,然後兜售式的設法使它變成鉛字,是我業餘裡最大的愛好和對選擇的忠貞,亦是自己的一部分,可在別人眼裡,這何嘗不是一片空白? 擺放在案頭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一看,是6年前代課時的同事打來的。彼此寒暄了一陣,但絕對真誠——朋友便約我去學校小聚。小聚便意味著要聚餐的,我遲疑了起來,便含混地敷衍了一下。我的含混沒有欺騙性,事過境遷,應該沒有多少人會較真了。平日裡,彼此用電話替代見面,用簡短的問好抹飾見面裡的那份尷尬,是常見的現象。然而我錯了,11時30分,手機再次響起來,是同一學校裡另一位昔日同事打來的,他現在已經升任為校長了。盛情難卻,我只好應承了下來,心中正嘀咕著怎樣與母親開口,已經聽到我們對話的母親欣然地說道,你去吧,酒要控制,下午還要趕路呢。母親嘎然而止了,言下之意是提醒我要注意行車安全。 過往的時日是一地羽毛,有的卻很重。在這一道道陰影裡,我們的身影以不同的形態存在著,且在未來中反著光。時間裡充斥了太多的聲音、氣味甚或慾念,跳出來的那份牽念,便是一道難以抹滅的擦痕。沒有虛偽的許諾,也沒有不會兌現的欺騙,有的只是真誠的問候、鼓勵與祝福;酒杯子見多了分文不值的讚美和摻水誇張的嘴巴,但這一次,我們用舌頭慢慢品嚐火鍋裡滾燙的熟菜和酒精刺激給我們的辛辣,敘說著靈魂的煎熬。醉心的酒燃燒著醉人的話語,將我們推到了酒杯的埋伏圈裡,又像網一樣,罩住了自己。酒伴隨著傾訴或表達,展示了彼此充盈的慾望——心靈相通的多個人聚在一起,除了酒杯,還能有什麼更直接的方式來表達的?酒文化綿延幾千年了,彼此又熟知酒量,不天昏地暗一回也得“鐵”一次,從而讓嘴唇奏出漫溢心靈領空的絲竹之音…… 將四瓶白酒化整為零是最終的定向。酒精在腹內撫摸著,灼紅了面頰,像是抹了一層胭脂,但紫色素濃重了許多。微醺的步履沒有了個性,酒後的共性將那份個性抹殺或者說是刪除了,以至於在多年後的衰老裡,仍能真切地感受到:應付,有時也需要道德底線的真誠和認真,雖然有點形似做戲,但人生時不時地處在戲文中,時不時地收穫著哪怕是最微小的感動與幸福……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天空和大地以一片沉靜安臥在早春的青煙裡。 無風,無聲,青煙色一片,似霧的一簾帳幔給籠裹到雲層上方,不現那片霧籠籠,婆娑娑的迷離感,倒顯得簡潔而輕盈。只是以肉眼的貧弱再難以觀賞那悠然的浮雲了。 可以倚著暖,清心地遙望遠方。心似那青煙色的天空,無緒無絲,淡雅安逸,心的姿態恢復到以往的平靜清寧。以往的我似什麼呢?不似葉,不似風,不似雲。 我該是佇立的一縷清香,來挽我一縷冬的清暖;抑或那冬裡的一片寥落,來駐足一個季節的凋零。我總是飄忽地記起又忘卻,在過後的時光中,恍然地猶似在夢中忘記了什麼,忘了什麼樣的事情該是我要做的,什麼樣的思念該是我要想的。我簡單的心啊,總是片刻地沉入,也瞬息間忘卻,然後如捉迷藏的孩子般在時光的縫隙中尋著,找著,想著,記著,又忘著。 在縱橫的交錯中,在心的意念深處,突破夢魂的希冀。真的想在空漠的靜裡,在樸實與純淨交織的幽靜山林,隱下我煩亂的身心。身後是殘陽夕照,樹影婆娑,彎彎的山路,高低錯落的斜坡,晚風攜著夕陽掠來花草的清香,樹影叢中依舊有鳥鳴啾啾響起,依舊有那竄動的松鼠偶爾蕩過枝頭,咻的一聲遠去,抑或是從枝頭處偶爾地掉落下一個堅果,簌的一聲響,迴環在寂靜的群山裡。空中有奇怪的大鳥寥唳的鳴叫,劃破天宇,在暮色沉沉中更顯那晚山的陰冷和雄渾。 夢,從夕陽裡徐徐走來,走進我的眸中,走進我的平靜中,仿若是一份可觸摸的真實。也許,此時,那久違的情懷早已落滿了我的思緒,早已載滿了我生命的感觸。 每當這些時候,我都是一個幼稚的思想者。那些思想便如煙雲般飄蕩在我的頭頂,總讓我有種深深的疼痛與希望。那些痛苦猶如一個分娩的母親,希望將自己的幸福分娩出來,交付於一個飽滿的嬰兒來予以承載生命的持續與綿遠。我只能把幸福付諸在文字中,去感知那份活著的寂寞與堅持著夢想的博大。用一生的活力與激情再將希望爆發成一座火山,蘊蓄著火熱的岩漿來包覆沉澱生命的厚重與綿亙。 我不知道是不是漸長的年齡使我更加愛看天上浮雲的寂寥,總之我的希望在一點點地磨滅著,我再也沒有那份執著與堅韌了。我變得懶散,變得促頓而飄忽。是故事就在腦中飄然忽閃而過,是思念就在記憶裡彈撥一兩下,此後無聲無息。我學會了雲的寂寞,卻沒有學會雲的清逸。迥遠的神思似那清風無聲地吹過,飄過,耳際裡沒有聲感,亦無觸感,只是那份肌膚的迷惑讓我記得,風兒曾走過我的生命,還在我的生命裡駐足過。然而再也捕捉不到了,風兒倏地便成了雲兒,載著另一個我飄遠隱遁了。 別人的眼中沒有青煙的色彩,我分明看到了它的縹緲,清雅,靜逸,迷離,空朦得永遠撞不破,打不碎,割不斷。它在陽光裡蕩著鞦韆,而那些映襯著的雲兒便在陽光裡沉睡著。 暖的陽光穿過青煙,懶懶地將我照耀。我只靜靜倚在溫暖裡,輕枕我的煙之夢。

| 14 July, 2012 | 一般 | (5 Reads)
我曾經歷過《泰坦尼克》   可惜那麼短暫,而且沒那麼轟轟烈烈。   後來我希望是《漂亮女人》   可惜我是男的,不忍割那一刀。   我也曾夢想是《廊橋遺夢》   可惜沒生在那個時代。   有時也想嘗試《致命誘惑》   可我天生膽小,不敢付之於行動。   《窈窕淑女》和《青春永駐》   對我又是絕對的奢求。   看來最後還是落的《美女與野獸》   被人家拯救。

| 9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何時我們竟如此陌生了,連敷衍的寒暄都不必了。 或許不看你了,遠離你了,就沒有了見你時的難過和失落了。 我以為我們只是一直錯過,哪知道在我們錯肩的那一刻,你直直的走向了別人的身旁。 我們之間的距離何止是咫尺。我們隔著的是天涯海角。 每次的偶然遇見,就能讓我傷感好久好久。看著你和她幸福。而我卻只能一個人黯然神傷。一個勁的安慰說,她比我好。能給你我給不了的。 你要的是在你失望失落無助時,有個人能傾聽,有個人時常主動的想起你,可是我傾聽了。而我的悲傷卻無處流淌。主動久了,在那樣只有你需要時才想起給我一個回應的日子。我累了。倦了。 也許只因我們關係太微妙了,比朋友多一點,比戀人少一點,就是那飄忽一點,讓我用了七年的時間去尋覓。結果卻是我們連陌生人都不如。 為什麼曾經給我如此美好的幻想,認為再走一步我們就沒有距離。為什麼要如此的對我,若即若離。忽冷忽熱。曾經就不應該給我幻想的源頭。無數的謊言還在耳邊纏繞。 七年時間終抵不過你和她一時的快樂。一度的想忘記你,你卻總是出現在我的世界了,那麼強烈的存在感,而我卻從來沒存在過你的心裡。 看著你們幸福的依偎著,我的世界土蹦瓦解著,心如同指尖觸及冰雪的冰涼。原來一切只是我以為而已。 既然已物是人非,那就淡了,忘了。散了吧!後來的我們也一直不要在遇見了。

| 8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那一年,你終於離我而去;含淚的雙眸,嫵媚地頑皮;俏麗的身影,綽然而獨立。不經意,我似乎己將你忘記;盈盈的笑意,難捨地放棄;刻骨的思憶,永恆成甜蜜。多年後,我竟然與你再相遇;你笑著問:對你是否還有記憶?那一刻,我茫然無語心墜入沉寂;早己把你忘記,忘掉了我們曾經擁有的過去;唯有心底,用密碼把深情記憶;記憶我永生難忘相識的日記,一九九七年的七月初七日。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七點半,我外公過世;八點十五,我姐發信息告訴我外公走了。之前五點多的時候給我爸打電話,問我外公的情況,他說不行了,我說我問下而已,他說你就好好學習吧、家裡的事不用管,我說這個事哪能不管呢,然後電話掛斷了。然後八點二十再給爸打電話,問他在那麼,他說在家裡,我說我問一下,他便掛斷了。然後打我媽的電話,每人接。然後打我表弟的電話,二舅接的,他說我外公走了,然後鞭炮響了,然後就只聽得到鞭炮響聲了。掛了電話,我滿肚子的火迸發出來。 因為同時在跟人聊天,便把鬱憤發洩了出來,現在已經平靜了。我跟人家說我外公走了,對方安慰我說不要難過云云,我說我是很淡定的對於我外公過世,但是我很傷心的事是我外公走之後家裡一直都沒有人給我打電話。得知消息則是在外公走了四十五分鐘之後,來源於我姐的短信。通話中,我能感覺到他們表達的訊息是人走了就走了,你傷心也沒用,學習重要,好好學習就是慰藉故人了。為什麼為什麼不能在第一時間通知我呢?如果我姐不告訴我,是不是還要等下次我打電話的時候當家常提起呢?為什麼打個電話其他不說偏偏要扯上學習重要不用關心家事呢?我明白我瞭解,但是,我不能認同,不能忍受,如此畸形,如此變態的觀念!!! 到底什麼才是人生中我們應該看重呢?至少,於我而言,感情,人們的感情才是我們最應該珍惜的財富。這個不多解釋,我生氣的只是將“學習”擺在比“家事”重要的地位。有人安慰我說,家裡不打電話是怕我擔心怕我傷心,我說那怎麼給我姐打電話呢,難道我姐承受能力更強嗎?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覺得我在上學,“不想打擾我”。我實在是怒不可遏,只是不能打電話回去罵我家人。 “上學”難道就真的如此重要嗎?(我暫且不討論上學本身的問題,因為在大學的老師或者學生基本心裡都清楚上學是怎麼一回事;於我,即使是面臨高考也不見得有多麼重要。)可以忽略家裡發生的大事小事,包括父母生病,親人亡故,通通都是會影響到“書生們”“上學偉業”的,不應該的。家人不說,學生不知,身為家庭的一份子,居然連自己的父母失業了、親人亡故了都不知道。我不知道其他“被保護”的學生是如何感受的,我只想說我是很悲憤的。 記得高中的時候我每個月打一次電話回家,基本每打次電話就能問到令我關注的事情,比如我姐找了男朋友之類的,到之後生小孩,我爸失業之後找到工作,以及其他各種信息,都是我打電話給家裡偶然得知的。我想我不問的話是沒有人會主動告訴我的,也許除了開學到學校報個平安之後基本就不用再打電話回去了吧。家人每次的結語都是“你只要好好學習,家裡的事不用關心的”。無奈呀,叫我情何以堪。記得有做過閱讀理解,說的是一個母親送孩子上學,為了摘什麼東西來著(記不大清楚了),因為那東西是長在懸崖上的,後來一次就摔下了懸崖,不知道是摔瘸了還是摔死了,那孩子是後來才知道,那時他已經是考上了好學校(似乎是)。總之,文章就是宣揚母愛,母親為孩子付出,為了孩子安心學習隱瞞自己的情況(比如突然得了大病,或者意外事故等等),然後最後結局是真情流露。我當時看著自己也有被感動過,但是現在想起那些東西就火大。這母親也太“偉大”了吧,這孩子也太“孝”“順”了吧!!!父母們一味覺得為孩子好,隱瞞,善意的謊言,但是這樣真的好嗎?那謊言有必要嗎?更可悲的是我還看到過一些報道說父母在外地打工辛苦掙錢給家裡孩子翹課去玩電游。 中國有太多太多的父母都是一廂情願地“為孩子著想”,且不論安排人生這方面,毫不關心孩子的感受,不會主動溝通,不會反思,也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幹了什麼在幹什麼。比如我,我不在乎家人忽視了我的知情權,但是我不能忍受他們完全不顧我的感受我的感情,而將自己的想法強加於我。對於外公的過世,我不怎麼傷心,但是令我傷心的是家人對我的態度,對“上學”的態度。事實上,即使高考前夕,如果家裡發生諸如此類的重要的事我都會先回家。當然了,我這個暑假都在家,基本每天都會去外公家,所以現在心情才比較平靜。即使告訴我我會傷心又怎樣?即使我傷心又做不了什麼改變不了什麼又如何?即使因此心情不好影響到學業或者工作又如何?難道事後得知就不會傷心了?難道改變不了事實就不能改變其他?難道學習好了工作好了就會事事安心嗎?我改變不了什麼,至少我心裡不會留有太多遺憾,有些事物可以重來有些事物卻是唯一的,只有一次。我在想那位在考上重點大學之後回到家中發現母親早已離去的“好學生”後半生是怎麼過的,可曾遺憾,可曾後悔,可曾愧疚。 突然聯想到,自己也曾瞞過很多事情,雖然現在已較過去改善許多,但是心中仍然矛盾重重。既出於關心不想讓對方擔心,又出於擔心想知道對方出於關心不想讓我擔心而對我隱瞞的事情,這是很矛盾的。但是我開始學會權衡,哪些事小可以隱瞞,哪些事大應該傾訴。 我想我被剝奪的不是知情權,而是傷心的權利,愛的權利。愛我,卻忽略了我的愛。 文章來源:癩蛤蟆只吃天鵝肉 |Problem Solver Weblog |被記憶吵醒的夢 |雪小禪—銀碗裡盛雪 |生活物語 |Limited-time blogs published by news sites for events |亮's 塔羅時空 |我要的幸福 |安若水的自留地 |暉靈兒的BLOG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在某一間小學中其實整在養魚著一段愛情。而這段愛情,人人都以為已經是沒有結果了,其實都不是,而是它正在用心的孵化出那段可歌可泣的愛情。 在這間學校裡有一個男孩、一個女孩。他們彼此真心著喜歡著對方,可是大家都沒有勇氣說出來,就在這時候學校舉行了郊外旅遊。這也是一個開始、而直到相愛還有一段遙遠的旅程。 女孩喜歡在湖邊寫文章,男孩喜歡在湖邊拉小提琴。兩人就是這樣有了零點零的接觸。也在這時天空中莫名其妙的刮了一陣微風,這陣微風把女孩的文章稿一頁一頁的吹到了湖邊,女孩這時很著急、很慌張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男孩看見了想也沒有想就跳下去幫女孩撿起一頁一頁的文章稿,女孩這時微笑了一下,男孩看見了連忙把稿子還給女孩自己慌張的跑掉了。可能是因為害羞的關係吧。也許是上天給了他們一個機會。在上火車的時候男孩和女孩坐在了對面。可是直到火車停了,兩人也沒說一句話。到開始下車了,女孩終於鼓起了勇氣向男孩子拿電話號碼,男孩紅著臉用筆寫了電話號碼在女孩的手上。他們都以為就這樣結束了。可是就在這時,女孩一個人回家的時候突然下起了大雨,這場大雨把電話號碼給弄花了。女孩很著急、立即回到家裡連衣服都還沒換就拿起電話一個一個號碼的試,可惜還是沒有成功。 直到18年後,大家都已經長大了。男的成為了一個小提琴家,女孩成為了以為著名的作家。男孩和女孩因為各自的需要。男的想安靜的寫音樂,女的則是想安靜的寫文章,然後他們兩個同時找了一個安靜的房子來創作。老天竟然安排了他們在隔壁。就是這樣,他們同時在隔壁住了半個多月可是大家都沒有發現。 直到那天,女孩來到了廣場的噴泉寫作,男孩也來到了噴泉那拉著自己的小提琴,這時候天空竟然刮起了狂風把小女孩的稿子吹到了噴泉裡,這時女孩想下水去撿起來,男孩看見後走過去話也沒講就跳下水把稿子從水中撿了起來。女孩看了看他,然後 說:“謝謝了,有時間去飲東西嗎?”男孩笑了笑。他們去了一間叫(有緣來相會)的office店。女孩看了看男孩說:“你真的很像我小時候的一個朋友,他也曾經跳下水幫我撿起稿子的。” 男孩頓時呆住了。男孩接著說:“你是不是叫 許穎? 女孩… 你認識我。 男孩沒有說話,只是在一旁傻笑著。 女孩頓時也變得沉默了。過了一會兒,男孩說:“你為什麼沒給我打電話。”女孩小聲的說我不是不想打給你啦。只是回家的時候下起了大雨把電話號碼都弄花了而已。男孩看著女孩笑著說:“這麼多年沒見今天竟然能見到你,真是幸運。就在這時公司打電話給了男孩要他馬上回公司,女孩也接到了交稿的電話。後來他們互相留了電話給對方。這次他們沒有把號碼寫在了手上、而是很聰明的用紙寫了下來。後來他們分別背道而馳。走時還要對方給自己打電話。 老天好像認為他們的緣分未到似的、在他們走到一半突然下起了大雨。把他們的電話號碼紙給淋濕了,這使他們第二次感到寂寞、無助。從此兩人自暴自棄,知道6天後。大家都想明白了,這或許是沒緣分吧。男孩這時接到公司電話說要男孩去美國培訓。男孩想了想,答應了。公司叫男孩今晚9點乘飛機到美國。男孩現在已經好像對什麼都沒所謂一樣,心神恍惚。就在這時男孩看了看那張號碼紙後面沒有淋濕的幾位數字。想著試一下,如果有緣分一定能成功的,就一個一個數字的按了下去。直到按到最後一個數字…… 這時候、地面出現裂痕。牆開始倒塌。好像地震一樣。突然男孩屋裡的牆倒塌了。這時候男孩呆了,因為他看到了,女孩在站著一隻手拿著電話。這時候才知道女孩一直住在對面男孩卻不知道。這時男孩跑了過去、緊緊的抱著女孩。哭了、哭了。男孩哭了、女孩哭了。 這段愛情的種子終於經過了十幾年的時間孵化了出來了,這顆種子已經不只是有緣無份的種子了、而是成為了一朵漂亮一生一世都至死不渝的白玫瑰。 文章來源:海男的BLOG |羅永娟(小黑) |陳夏紅的廣播站 |孟慶堯的BLOG |趙來趙去 |艾菲爾老師的神秘學園地 |鄭沛芳的BLOG |郭子豪的部落格 |小妞是空姐的BLOG |海百合的塔羅謎蹤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曾經,有一個啞巴小男孩。      他的鄰居是一個美麗的女孩,如果要形容她的美麗與溫柔,那麼--或許就是隱起了雙翼的天使吧!      男孩無法自拔的愛上了女孩,但是他也明白自己只是個啞巴,對他來說,女孩就像是畫像上的維納斯,可望而不可求。      女孩和男孩的家境都不富裕,他們都很認真的學習,希望有一天能出人頭地。男孩,比女孩大一屆。      第一年,男孩考上了大學,去了外地;臨走前,女孩說,等我,我會去找你。男孩點了點頭,踏上了離鄉的火車。      第二年,女孩拿到了錄取通知單。      站在大學的門口,女孩的美麗引起了無數男生的駐足和女生的羨慕。      她在找人,她找遍了每一個系,卻找不到男孩。      老師說:去年,男孩沒有來報道。。。      女孩哭了,哭得那麼傷心,落在地上的眼淚和一年來的期盼一起跌得粉碎。      女孩還是堅強了起來,她相信男孩一定在什麼地方努力著,所以她也不會放棄。      女孩交不起全部的學費,雖然學校已經減去了部分學費,但是學費對女孩來說還是一個不小的問題。      期中的一天,女孩收到了一封家信,信中父母告訴她,有一個親戚願意資助她讀完大學,女孩笑了,上了大學後,這是她第一次開心地笑出來。      每天,都有不少優秀的男孩圍繞在女孩的身邊,但是,女孩的心裡只有她的啞巴哥哥。      放假了,女孩回到家裡。有男孩的消息嗎?女孩問男孩的父母。沒有,我們也很擔心,男孩的父母嘴裡說著,表情卻異常平靜。      我可以去拜訪並謝謝那位親戚嗎?女孩問父母。他說不用的,而且他住得很遠,是位遠房親戚,女孩的父母這樣說,卻不知為什麼表情顯得很緊張。      終於,聰明的女孩明白了,男孩沒有消失。但是她沒有說破,她把這份欣喜埋在了心底,她要認真學習,到大學畢業,她就要去找男孩。。。      四年的時間轉瞬即逝,女孩拿到了畢業證書和一份國際知名企業的聘用合同。      她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家鄉,男孩的父母終於對女孩的堅決態度屈服,說出了男孩的所在的工廠。      具有腐蝕性的酸氣,灼熱的蒸汽,三米外看不見東西的車間。。。.      女孩站在車間的門口,看著男孩不再挺直的的身影。      女孩的淚又流下來了,男孩被嗚嗚的哭聲吸引,看了這邊一眼。霎那間,像觸電一樣,男孩消失在滾燙的蒸汽霧之中。女孩也衝了進去,但是,這個也不是,那個也不是,每一個人影都打破了女孩的希望。      終於,在最裡面的一個車間,女孩找到了那熟悉卻又陌生的身影。      我要嫁給你,女孩說,雖然她被嗆得直流眼淚,依然面如桃花地笑著,這是她練習了四年的話。      然後,她看著男孩,等待著他的回答。      男孩看著她,突然又跑了,再次消失在蒸汽裡,也再次從她的生活中消失。      傷心的女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哭了三天,然後,她背上行囊。畢竟,所愛的人雖然不見了,但生活還要繼續。。。      女孩從他父母的口中知道,男孩也來到了這個城市,她又笑了,因為她知道,男孩在默默的守護他。      好幾次,她似乎看見了男孩的身影,但當她追過去的時候,那個身影卻早已消失在茫茫人海。      直到有一天。。。.      女孩住進了醫院。      男孩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脖子上纏著厚厚的繃帶。怎麼了?女孩焦急地問。      他工作時不小心被鋼絲絞到了脖子,沒死已經是萬幸。他的工友說。      男孩也焦急地看著她,急於知道他來醫院的原因。      我。。。女孩慢慢地說,我的聲帶上長了一個腫瘤,如果動手術的話,或許,我會失去聲音。女孩這樣說著,但是,眼神裡卻流露著一份喜悅。      從那天起,男孩又回到了女孩的身邊,無微不至的照顧她。直到手術前,女孩看著男孩,說:或許這是我對你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要嫁給你。我不是可憐你,是因為--我--愛--你!這最後三個字,她並沒有發出聲音,只是用唇型默默的念。      男孩哭了,然後,看著她被推進了手術室。      燈滅了,主刀醫生走出來,對男孩說:手術成功了,但是,她再不能說話了。。。.      然後,男孩看到了女孩幸福的眼神:現在,她和他一樣了。      她費力的打著剛學會的唯一一句手語:我愛你!男孩也顫抖做了一樣的手勢。      他們結婚了,平凡簡樸的婚禮。      婚後,一切是那麼的平靜與美滿。      他們的世界沒有聲音,但是卻同樣有歡聲笑語。      然而,老天爺又一次捉弄了這對苦命鴛鴦,幸福的生活只維持了四年。      男孩得了癌症,是惡性晚期。      女孩這次沒有哭,她知道男孩希望她堅強的活下去。      。。。.      男孩安詳的合上了雙眼,嘴角的微笑表示他去得並不痛苦。      女孩終於忍不住了,握著男孩漸漸冰冷的手,哭聲由嗚咽變成了響徹醫院的悲聲。      女孩的朋友們安慰著她。      她輕輕的撫摸著男孩的相片,終於,她喃喃說:      為什麼,好不容易走在了一起,為什麼你卻獨自先走了,你忍心留我一個人在這世界嗎?      難道只因為我欺騙了你,你就要捨我而去嗎。。。。。。?!      幾十年後的一個清晨,風燭殘年的她站在男孩的幕前,放上他最愛的百合花。      忽然,她發現墓碑上放著一封信....      她顫抖著打開信封,是他的一位老工友寫的:      ........這麼多年了,或許,不用再瞞著你了。      那次,你在醫院看見他脖子包著繃帶,其實,不是什麼工傷。一位著名外科醫生利用人造聲帶為他做了聲帶再造手術,他,很早就可以說話了。但是因為知道你馬上就要失去語言的能力,他就把這份喜悅藏在了心底。為了你,他願意繼續做個啞巴.....      本以為他走了,便不會再流淚了,幾十年後,卻又嘗到了淚水鹹澀的滋味。      信任,誠實,是愛情的基礎....      但有時,善意的謊言所表達的愛,卻並非言語可以傳遞......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0 Reads)
GCDF(全球職業規劃師)培訓師 林欣   時間:2006年12月12日   人物:春艷,某廣告公司文案   困惑:工作了一段時間,遇到了職業發展的瓶頸。保持原狀,心有不甘,往前邁步,又覺底氣不足。要不要離開?要不要轉行?幾經徘徊,難以抉擇。   春艷個頭不高,臉上的平靜透著一絲倔強。羞怯、堅強、友好、謹慎、猶疑、執著……種種複雜的東西奇妙地在她的眼神裡混合。   她的語速有些快,看來內心的問題已經困擾了她很久。她說自己在目前的職位上已經工作了一年,原來是從事平面設計的,因為文字能力突出才轉做文案。由於入行較晚,她對自己的美術、文字功力都不太自信,總覺得自己做這一行發展有限。她認為自己的能力屬於綜合類型,希望以後的發展方向是創意總監,但她偏偏又性格內向,組織、協調、表達能力都不是很強,這個職位對她來說很有些難度。她不知道自己是繼續留在行業內,挑戰創意總監的職位,還是要離開廣告行業,另尋發展。   說到理想的職業,春艷很興奮。如果不考慮現實,第一她會選擇當作家,第二會選擇當哲學家,第三會選擇當廣告畫家。春艷原來所學的是工程,畢業後工作了5年才去學美術,她從小就想成為文學家、畫家,只是覺得不現實,沒有真正努力過。直到工作了,才越來越發現夢想對自己有多麼重要。所以,她不顧家人和朋友的勸阻毅然從頭開始學習自己喜歡的東西。看來興趣對春艷來講是非常重要的東西。春艷的執著和勇氣也不同一般。但是,她眼神裡的猶疑、謹慎又代表著什麼呢?   春艷說自己從小就是個自卑的人,那時候因為媽媽總說自己很醜。到這個城市後,又有一種無法融入的感覺,總覺得自己是這個城市裡的一棵小野草,隨時可能被人踐踏,她要抗爭,又很無助。春艷的描述讓我感到她似乎在努力地掙脫什麼。我問她對自己現在公司的感覺,她說廣告業太喧囂,每天似乎都在宣傳炒作一些很虛化的概念。有成就感的同時,也感覺自己所寫的那些「奢華」、「品位」、「身份」和自己無關,有失落感。看來,她的自卑感讓她對自己行業的認同,以及對於公司的歸屬都產生了一些問題。她要掙脫的也許不只是職業的困境,還有內心強烈的自卑。我問春艷的理想,她說是自由、自信。我問她怎樣才能達到這樣的目標呢?她說學習可以讓自己達到一部分,但也有些東西是沒有辦法改變的,比如容貌。   我說我覺得你是個很有味道的女孩,你並不醜。她靦腆地笑了,說自己也在慢慢接受這樣的看法。但她還是會在許多時候,習慣性地將自己藏起來。我問她這是不是也妨礙了她的溝通能力的提高。她說是的,她在人面前說話的時候總是不自信,讓她許多好的創意都不能順利表達,這也影響了她做創意總監的信心。   如果自卑改變了,是不是對現在職業的思考也會發生改變呢?   春艷點頭表示同意,她說如果現實地考慮,會在現有的基礎——廣告文案/設計上再學習策劃知識,給自己的能力做整合,再去尋找更適合的平台。我們一起看了春艷的職業興趣測評,她是藝術型和研究型的。這樣的人在「需要創造性或者需要科研精神的工作中,興趣維持得持久,工作動機和上進心比較強,容易取得成就。推薦的職業如:設計師、撰稿人、演員、攝影師、藝術家、美工等等」,她現在的工作可以說也在這個範圍之內。   春艷若有所思地告訴我,她知道真正的心結在哪裡了,她並不是不喜歡自己的職業,是自卑感讓她不能在這個職業中真正地接納自己。她說她也突然明白自己猶豫不敢走的原因,其實是擔心同樣的瓶頸會重複發生。春艷很堅定地說,她打算暫時放棄辭職的念頭,勇敢地面對自己的自卑感,向它挑戰。   結語:   人生如同上台階,成長的坎兒得一級一級跨越。今天的坎兒你害怕了,想躲開,可以平行移動,但是,明天,只要你還想向上,你就得再次面對那個你怕的東西。除非我們願意永遠停留在那裡,否則你早晚得面對你自己。   一個人在職業瓶頸期裡,需要考慮的不只是還有哪些地方可去,需要將眼光收回到自己的內心,問問自己到底遇到了什麼?是什麼讓自己不能向前發展,是職業上的這個坎兒,還是自己內心裡的那個坎兒?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試把一張顏色紙片貼在手車的車輪(或者自行車的車胎)上,就可以在手車(或者自行車)行動的時候看到一種不平常的現象:當紙片在車輪跟地面相接觸的那一端的時候,我們可以清楚地辨別紙片的移動;但是,當它轉到車輪上端的時候,卻很快閃過去了,使你來不及把它看清楚。                     這樣看來,車輪的上部彷彿要比下部轉動得快些。這種情形你也可以在隨便哪輛行駛著的車子的上下輪輻上看到,你看到的是輪子的上半部輪輻幾乎連成一片,而下半部的卻仍舊可以一條一條辨別清楚。這兒又使人產生一個印象,彷彿車輪的上半部要比下半部旋轉得快些。   那麼,這個奇怪的現象要怎樣解釋呢?這個解釋很簡單,只不過由於車輪的上半部的確要比下半部移動得更快一些罷了。這件事實初看的確不大好懂,但是只要這樣想一下就會對這個結論完全相信:你知道滾動著的車輪上的每一點都在進行兩種運動──繞軸旋轉的運動和跟軸同時向前移動的運動。因此,就跟前節所說地球的情形一樣,兩個運動應該加合起來,而這加合的結果對於車輪的上半部和下半部並不相同。對於車輪的上半部,車輪的旋轉運動要加到它的前進運動上,因為這兩個運動都是向同一方向的。但是對於車輪的下半部,車輪的旋轉卻是向相反方向的,因此也就要從前進運動裡減了下來。就一個靜止觀測的人看來,車輪上半部移動得比下半部更快一些,原因就在這裡。   為了證明事情的確是這樣,可以做一個簡單的實驗(圖4)。把一根木棒插在一輛車子的車輪旁邊的地上,使這根木棒恰好豎直通過車輪的軸心,然後,用粉筆或炭塊在輪緣的最上端和最下端各劃出一個記號,這兩個記號應該恰好是木棒通過輪緣的地方。現在,把車輪略略滾動,使輪軸離開木棒大約20-30厘米,然後再去看看方纔的兩個記號有了怎樣的移動。上面的一個記號A移動了一大段距離,而下面的那個記號B卻一共只離開木棒一點兒──上面的A點比下面的B點顯然是移動了更大的一段距離。

Next